告密者
  • 告密者

告密者

商品
介紹

Olympus前執行長揭露20年假帳

第1章 荒謬的指控

2010.11~2011.07

 

那封電子郵件在炎炎夏日寄來,無聲無息進到我的收件匣。二○一一年七月,歐洲被異常熱浪烤得暈頭轉向的那一天,一如往常,我前往德國漢堡的奧林巴斯歐洲總部主持會議。董事已經圍坐在一張大圓桌旁等待。桌子形狀是我指定的,好讓大家開會時可以真正看著彼此,好好聽對方說話。

我在漢堡主持會議已經好幾年,如今變成這間跨國公司的全球總裁,明顯感受到大家開始對我必恭必敬。這種感覺很新鮮,但也不免有一絲惶恐。大家照著議程走,我也扮演平日提問與質詢的角色,並讓每個人都能發表看法。會議在接近傍晚時結束。

回到飯店房間,打開筆電,迎接潮水般湧入的電子郵件。大家都知道我回信速度一向很快,也就是說我讓自己時時處在壓力中。我盯著螢幕,一封小小的定時炸彈信,從此改變我的人生。

郵件主旨寫著:緊急新聞。我的東京朋友五郎,在一本名不見經傳的日本雜誌《Facta》上讀到一篇文章,裡頭寫了許多天馬行空對奧林巴斯的指控。我從沒聽過《Facta》,後來才知道那是家獨立小媒體,這種勇於揭露真相的正義媒體在日本很罕見。如果我是個悲觀的人,可能會就此擔心起來,但我不是。

五郎問:「有沒有收到那篇奧林巴斯文章的翻譯?」我回信:「沒有。為什麼這麼問?有什麼我該知道的事嗎?」我已經當了四個月總裁,習慣被日本媒體報導。報章雜誌永遠都在寫我的事,這個「外人」老闆,新鮮有趣,令人好奇。我猜五郎大概又看到另一篇人物側寫,希望多少講點我的好話。

五郎馬上回信說,那篇報導不是在講我,而是在講奧林巴斯,並且提出嚴厲指控。五郎說得斬釘截鐵:「你應該立刻回來。」我不曉得發生什麼事,字裡行間只能猜測報導的指控牽涉大筆金錢,但細節模糊。我不相信公司會做出什麼不正當的事,那篇文章不是惡意造謠,就是譁眾取寵。

人生真的很可笑,周遭事物可能會一夕支離破碎,崩解自己所知道的一切,每一件事其實都不是你以為的那樣。我飛回日本,渾然不知有事情正等著我。

{DS} 

「外人」總裁

回到日本的隔天正好是每月董事會議,確切日期是七月二十九號星期五。不懂日文的我已經在親信友人的協助下,大致了解《Facta》報導內容。雜誌指控奧林巴斯購併數間奇怪又不相關的公司,將數億美元浪擲在令人費解的交易。看來事態嚴重。

今天的預訂議程現在一定被拋在一旁,改為追究此事真相。這件事牽扯到誰?菊川剛嗎?有可能,因為他是上一任總裁。但還有誰?有多少人牽扯其中?

踏進會議室那一刻,我以為會感受到一觸即發的緊張情勢,卻只見大家友善歡迎我從海外回來,沒有任何不對勁的跡象。會議就像平常一樣進行,平淡無奇,沒人提到任何不尋常。最後我決定保持沉默,沒提起報導的事,等想清楚自己該說什麼後再行動。會議結束,我回到辦公室,懷疑《Facta》是不是弄錯了,不過還是不太安心,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多數公司的總裁擁有最大裁量權,然而令人沮喪的是,我這個奧林巴斯新總裁的權力顯然被分散。在我被任命之前,菊川同時身兼總裁與董事長(那並非理想的公司治理模式),而我上任時,他讓公司第一次出現「CEO」(執行長)這個西方頭銜。一般來說,日本公司的總裁就是執行長,董事長則是榮譽職,但我看得出奧林巴斯打算走不同的路。事情很快明朗,執行長這個新頭銜高過總裁,這讓菊川擁有公司最大職權,不僅擁有董事層級的聘雇與解雇權,而且還掌握決定其他董事薪酬的關鍵權力。這使我相當不安,我不只一次向他提出質疑,禮貌的問:「為什麼要提拔我,但又大幅限制我的管理權?」菊川四兩撥千斤告訴我:「頭銜不重要,由你當家做主。」他的解釋沒能解除我對執行長與總裁角色劃分的不安,我清楚知道,最終要負全責的人是我。我是總裁,與查核簽證的審計人員一樣,負有查驗公司帳目的法律責任。

或許一直以來我都被視為「外人」。我不是日本人,只是個局外人,也是個秘密傳不到我耳裡的總裁。然而我與菊川的交情可以追溯到數十年前。他先是在美國提拔我,把公司當時虧損的手術器材事業交給我,後來還升我官,負責奧林巴斯歐洲所有事業,歐洲後來成為全公司獲利最多的區域。他是我的貴人,不過,我並不是愚忠的人。

{DS}

詭異購併

我熱愛東京,但週末也渴望喘口氣。那個星期日下午,我跳上火車與五郎離開這個冒著熱氣的城市。五郎大我一輩,在東京商業界擁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我們是忘年之交,很多人對我們兩人走得那麼近,也覺得不可思議。我現在是日本的話題人物,如果外界知道我們的交往,對他不是件好事。為了保護五郎的身分,本書用的是化名。我們正前往一個離大都市幾小時車程的溫泉勝地,途中五郎仔仔細細幫我完整翻譯《Facta》的報導。文章的指控太荒謬了,我不太相信自己聽到的東西。

斗大的標題寫著奧林巴斯瘋了〉。離奇購併案帶來鉅額虧損。七百億日圓被投入三家不起眼的小公司,接著幾乎全被認列為減損損失。本文揭發菊川與公司內部試圖折損奧林巴斯淨值的詐欺行為。

文章危言聳聽的寫作風格,使整件事情更令人莫名其妙。文章開頭寫著比小說還奇怪的內幕。

二○○八會計年度,奧林巴斯以七百億日圓收購三家與核心事業無關的公司,接著又悄悄在隔年將大部分投資認列為減損損失。

被購併的幾間公司皆未上市,其中阿提司(Altis)為醫院事業廢棄物處理商;主廚新知(News Chef)為微波爐容器研發行銷商,人性實驗室(Humalabo)為化妝品與健康食品郵購公司。在奧林巴斯的財報中,完全看不到這幾家子公司,也沒有相關的業績資訊,顯然公司有所隱瞞。

這已經夠糟了,但事情還沒完。我們在日本鄉間時,又冒出新一波報導,這次《Facta》質疑為何奧林巴斯要以兩千七百億日圓(二十二億美元)購併一家英國公司:

令人匪夷所思的兩千七百億日圓英國企業購併案

奧林巴斯宣布將以兩千一百一十七億日圓、溢價四成的驚人金額,購併倫敦上市製造商腦回集團(Gyrus Group PLC),引起股票市場側目。二會計年度,奧林巴斯以五百九十九億日圓買下腦回集團的特別股,已經讓市場狐疑到說不出話來。賣家身分成謎,股票分析師對於公司跳過應有的財務資訊揭露都瞠目結舌。

尤有甚者,腦回集團列出的總資產價值,超過一半竟為商譽(購併金額減去公司帳面價值的差額)。觀察人士想破頭也未曾看過哪個製造商有這樣的資產負債表。奧林巴斯基本上是在買一堆商譽裡的商譽,而且除了一些基本銷售數字外,奧林巴斯拒絕提供任何與腦回集團有關的財務數字。

這些指控十分瘋狂,然而每一項又都煞有介事。報導宣稱奧林巴斯幾乎買下三家「空殼」公司,很難想像面霜郵購、微波保鮮盒與回收公司,全被悄悄放進購併籃中,每家公司的營業額都微不足道,以目前匯率換算,我們卻花了近十億美元。幾個月前,菊川給了我一瓶新購併公司的「喚膚提升精華霜」,要送給我太太南茜試用(她不敢用,到現在還原封不動放在浴室櫃子!)。我猜奧林巴斯先前已經花了些小錢,做了些不太高明的事掩人耳目。我無法想像為什麼要付大筆鈔票買這間公司,我也從未聽過另外兩家公司的事。

然而,腦回集團的購併案我記得太清楚了。二○○八年,我們以超過二十億美元的天價買下這家公司,怎麼看價格都高得離譜。現在又有另一筆七億美元的支出似乎與那樁購併案有關。究竟怎麼回事?

在出刊前,《Facta》其實已向奧林巴斯下戰帖。雜誌發行人阿部重夫一聽說那些奇怪的財務操作後,在前一年六月就寄了一封信給奧林巴斯的公關暨投資人關係部門。信中詢問相關購併案與金額,並要求訪問菊川董事長。奧林巴斯拒絕邀訪,也拒絕回答所有問題。

阿部重夫在七月十五日的部落格寫道:你們以為這樣就能趕走《Facta》嗎?走著瞧吧,你們馬上就會知道了……我們下一期的雜誌會讓你們惡夢纏身。在那之前,就祝你們有個好夢吧。

的確如同阿部重夫的威脅,《Facta》狠狠咬了奧林巴斯一口。火車繼續前進著,我安靜聽著五郎翻譯。他譯完報導,我們陷入沉默,日本的鄉間景色從身邊飛逝而過,遠方的富士山似乎動也不動。

其實不用說出口,我們都在思索同樣的事:這件事牽連甚廣。現在大眾已經知道,不可能假裝沒事。就算報導只有一小部分是真的,事情也會越滾越大,公司聲譽將嚴重受損。到時身為總裁的我該何去何從?

{DS}

黑武士改革

二○一○年十一月,當時的總裁菊川(我都叫他湯姆〔Tom〕)要人在英國的我,到日本參加一場沒有議程的會議。我走進他的辦公室,菊川報以熱情的微笑,開門見山說:「麥可,我要你擔任公司下任總裁。我沒辦法改變這間公司,但我相信你能。」

我的派令在二○一一年四月一號愚人節那天生效。

正式上任那一天,我迎進公司新一批甫從大學畢業的員工。幾週前,地震與海嘯才重創日本,外國人紛紛走避,全日本處於無助的封鎖狀態。此外,福島核子反應爐並不穩定,大家害怕會發生大規模污染事件。不過,日本人處理災害的鎮定務實方式,讓我想起為什麼自己會熱愛這個國家。

我再次踏進十五樓的主管辦公室,在寬敞的室內望著窗戶外新宿的車水馬龍,擁擠卻井然有序。全日本只有四位外籍總裁,我是其中一個,但卻是唯一一個在同一間公司一步步爬上頂峰的外人,也是唯一一個「上班族」能爬到高層的外人。

我的派令在二○一一年二月對外公布,這件事上了全世界各大財經媒體頭版。奧林巴斯股價在市場預期下一飛衝天,人們期待一個外人總裁喚醒沉睡的企業巨人,讓這間擁有可能是全世界最佳醫療設備加盟事業的公司,能夠符合財務預期。

《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刊出一段長篇人物專訪,比較我和其他三位日本外人總裁:索尼(Sony)的霍華.史金爾[1]、日產汽車(Nissan)的卡洛斯.高森(Carlos Ghosn)、日本板硝子公司(Nippon Sheet Glass)的葛瑞格.聶羅(Craig Naylor)。我告訴《金融時報》記者強納森.索布爾(Jonathan Soble):「如果我是日本人,我不會當上總裁。」我形容自己「理性又頑固,像『狗追骨頭』一樣,追著解決問題。」我推測自己直接又有話直說的風格,在日本可能格格不入。日本文化有取得共識的壓力,所有事情都要尊重職場倫理。我跟索布爾提到一句話:「日本有句諺語:如果你是突出的釘子,你會被敲下去。」

索布爾似乎覺得我是個有趣的採訪主題,他這麼寫:「然而伍德福特先生以企業瘦身聞名,他曾經被稱為『黑武士』,高森先生則被稱為『成本殺手』。伍德福特的履歷反映出日本外人總裁逐漸多元化的趨勢。首先,他不是奧林巴斯的空降部隊,他在公司做了三十年,最初在日本母集團旗下擁有部分股權的歐洲醫療設備公司擔任初級業務員。」

我清楚告訴索布爾,我必須做出困難決定:「和諧與共識有其必要與文化背景,但注重細節與挑戰現況能帶來更好的決策。你必須挺身而出,大聲說出『喂!』,因為很多經營決策會影響日本以外的地方。」

我發現,如果你用合乎邏輯的方式解釋必須做的事,人們(至少日本的中階主管)會了解,做下困難的抉擇,終將改善全公司的未來,讓公司更強大。雖然穿著灰西裝的董事可能比較喜歡維持現況,但許多東京的中階經理人已能接受新做法。我雷厲風行,決心發揮公司潛能。



[1]霍華.史金爾(Howard Stringer):已於二○一三年六月退休。

告密者

ABOUT

麥可‧伍德福特(Michael Woodford)

麥可‧伍德福特(Michael Woodford)

麥可.伍德福特是第一位從業務員做起,

花30年爬上日本大企業CEO的西方專業經理人。

卻在上任兩週後,因為質疑一筆17億美元的奇怪款項,

被一手拔擢他的貴人背叛、抹黑、解聘!

他以為他將治理一家大公司,

卻發現自己走進驚悚小說家約翰.葛里遜的《黑色豪門企業》……

 

主角被《時代》、《金融時報》全球四大報業 首次同步選為年度企業家

 

「這令人感到不安。我正在締造歷史,日本的公司總裁被踢出門幾乎是前所未聞的事……我安靜起身,離開會議室,刻意把頭抬高,走回自己的辦公室……腦子裡唯一的念頭是趕快逃離這個地方……董事會似乎疑懼不安,但他們在怕什麼?」

在麥可.伍德福特(Michael Woodford)被任命為奧林巴斯總裁兼執行長那一刻,他成了有史以來第一位在日本知名企業循序漸進爬上頂峰的西方人。

不少人對這個任命感到詫異──一個不懂日語的「外人」(日語發音gaijin,指外國人),怎麼會懂如何經營一家日本企業?然而幾個月後,伍德福特就贏得同事與股東的信任。

沒想到,他的夢幻工作卻成了一場噩夢。

他得知公司一連串總金額達十七億美元的詭異購併案。這樁醜聞一旦曝光,整家公司可能危在旦夕。他向其他高層尋求答案,包括當初提拔他的董事長。然而不但沒有人因為他試圖挽救奧林巴斯而視他為英雄,反倒是敵意排山倒海而來,試圖掩蓋真相。

不過幾個禮拜,他在一場董事會政變中被踢出門,此事震驚國際企業界。由於傳聞日本黑道也涉入其中,伍德福特不得不搭機逃離日本。他直接訴諸媒體,成為第一位向外界告密的跨國企業執行長。

離開日本後,他面對數個月壓力煎熬,自己健康與家人安危都受到威脅。但他堅持下去,沒有屈服,最後驅逐他的人被繩之以法。

故事敘述麥可.伍德福特沒有選擇保住自己數百萬美元高薪,而選擇揭露真相──他一生所奉獻公司的黑心醜聞。此外,他讓人看到日本企業令人震驚的一面──這個國家的企業文化與世隔絕、高度重視階層,偏好維持現狀,不願揭露醜陋事實。

這是一本相當私人的回憶錄,讀起來有如驚悚小說。如同伍德福特本人所言:「我以為自己將經營一家健康照護暨消費電子產品公司,但卻發現自己走進驚悚小說家約翰.葛里遜(John Grisham)的作品。」

購買須知

運送說明

  • 商品與發票將分開寄送。
  • 若商品有庫存,原則上商品將於訂單完成、付款成功後,5 個工作天內送達 (不含週六日)。
  • 送貨方式:由廠商透過郵局或是一般貨運送達。商品配送範圍僅限台灣本島。

售後服務

  •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享有到貨七天的鑑賞期(包含例假日)。
  • 退回之商品必須於鑑賞期內寄回(以郵戳或收執聯為憑),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包含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
pre
next

關於買物精選

《買物精選》是商業周刊網站2013的嶄新服務,希望透過網路購物平台把值得體驗的優質商品分享給大眾。了解更多

企業採購專區

禮贈品、客製品、特約商店、大宗採購等需求,歡迎您來電,我們將提供專業的客製化服務。了解更多

加入供應商

《買物精選》對商品嚴格把關,合作廠商與商品皆嚴選評估,如果您對自己的產品有信心,歡迎與我們聯繫!了解更多